365体育投注备用器
乡土文化
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乡土文化

有风从月夜走过
来源:宁德市侨联    发布日期:2018-09-30 03:09:00
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条塞纳河,河的左岸是故乡,右岸是他乡。故乡常令人心生向往,他乡却一点一点揉碎现实,一如那抹塞纳河的月色,虽然也能触动心中那最柔软的部位,但总给人有些孤冷的感觉。
坐在故乡月朗星稀的夜里,听母亲唠唠叨叨的絮语,一边抬眼看融融的月,一边尽享池塘吹来淡淡的风,那风如喝醉酒的诗人,从幽深的小巷晃悠悠穿过,一如佝偻苍老的母亲,少了生气,多了些许凉意。
乡村的夜来得有些急,走得却总那么从容,母亲的鼾声刚被月色漂洗,村弄小巷已坠入无边的夜里。月光下,那条魂牵梦萦的幽幽古道,虽然失去往日的热肠,但脚下的每一寸土地热度依然,仿佛还飘散着隔世的温暖,将自由与温柔盈满我的怀抱。
踏着风的节拍,借一抹月色,沿山坡缓缓而行。月光下,茶香依依一点飘散,回忆却悄然无声无息。那一片未改旧时样的茶园,温柔静雅,安静从容,像一个温婉的邻家小妹,有诗一样的气质,却滋生了满坡的惆怅。
那风从山岗吹来,卷开一幕幕往事,搅动得竹林娇语喧哗。一影归乡路,从遗忘了委屈的月光中逶迤而来,那村口旁曾握住的手,又在今夜的月色中为谁颤抖。
月上中天,凝视着熟悉而又陌生的村庄,心中渐渐升起一丝的不舍与感伤。我知道,终有一天,我会怀念这样的夜晚。我也知道,会有那么一天,醒来时,茶已枯,月未眠,那时我以什么姿势想念曾经的时光。
月光渐渐走远,走向村庄百年的梦里,梦中村庄看见雁去雁归,草枯草青。一条忽而山前,忽而山后的古道,在村庄后人的手里几度改道,他们不留一点谦卑,也不留下时间与空间,让历史的古道安静老去。
清风阵阵,月光皎皎,在喧嚣淹没不了酒香的此刻,只想最后温一壶闲酒,如长满锯齿的叶片,布满绿色伤口,躺在静悄悄的田野,和今夜的月光一起,奢侈守望着这份宁静。
曾经我还憧憬,有一天老了,在村庄的僻静处搭一竹楼,用月光过滤思绪,用清茶款待时光,用蹒跚步履丈量或远或近的记忆。可当梦醒时分,看见如今的村庄,如利镰刈草,急雨打窗,将我张望的理由逐一击碎。
站在空旷的月夜下,一种貌似司空见惯,实则无可奈何的感觉漫过心坎。我常想,如果我们任性删除乡村传统文化的符号,再多的乡愁将无立锥之地,再深的乡愁也找不回心灵的家园,那时,我们用什么牵祖先的手,拉后人的手。(张坤铃)